你猜猜猜猜是不是采采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今夜月亮真美啊!

夜色正浓,一轮满月挂在天边,难得的月朗星稀。
“大哥,这么晚了还没睡啊?”明诚端着杯温水走进屋来。
听到身后的声音,明楼站在窗边的身子一动没动,只是长叹一声。
明诚走到窗边,把水递给明楼。“夜里凉,还是关上窗吧”说着便伸手要关窗。
“阿诚,今晚的月亮真美啊。”
闻言,明诚停下动作,望着明楼的眼睛,轻声说道:“是啊,真美啊。”

中秋月夜,一家人吃过晚饭坐在院子里饮酒赏月闲话家常。
“大姐,大哥把阿诚哥剥的核桃都吃完了,我都没吃几个!”
“明楼!你做大哥的怎么一点也不让着弟弟,你再这么吃下去早晚变成日月木娄!你不给我们剥也就算了,还让阿诚剥给你吃,阿诚才多大啊,你怎么当的哥哥呀?”
“我错了,大姐。”
“大姐,吃橘子。”明诚把剥好的橘子递给明镜,顺便和明台一起冲着明楼笑。
“你们两个小子是长大了翅膀硬了吧,敢笑大哥!”明楼瞪着两个弟弟,却又招来了明镜的一通唠叨。
“天将今夜月,一遍洗寰瀛。暑退九霄净,秋澄万景清。星辰让光彩,风露发晶英。能变人间世,翛然是玉京。”
“小时不识月,呼作白玉盘。又疑瑶台镜,飞在白云端。仙人垂两足,桂树作团团。白兔捣药成,问言与谁餐。”
明楼明诚两个哥哥都已对月吟诗,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明台身上。明台歪头想了会,接道:“床前明月光,小笼包子香。举头望明月,想吃蟹壳黄。”此诗一出逗得大家哈哈直笑。
中秋夜月团圆,乱世中的一家人暂时将豺狼虎豹风雨飘摇放在一边,只享受着此时的平静,放松下来,直到半夜,喝的醉醺醺的才肯回房入睡。
明镜抱着明台,明诚与明楼互相搀扶着摇摇晃晃的回到屋里。
接过阿香为每个人准备的蜂蜜水,明镜笑着说:“阿香啊,放在那里明天在收拾吧。你们都早点回房休息吧。”
明诚把明楼扶回房间,明楼却不休息,站在窗边,让明诚看天上的月亮。
“阿诚啊,今夜,月亮真美啊。”
明诚闻声转头看向明楼,明楼却是一直注视着他,明楼的眼睛很深邃,像今晚的夜空,明诚觉得自己仿佛跌了进去。这一跌便出不来了。

巴黎,又是一年中秋。比起刚到巴黎的第一个中秋,明楼明诚少了初到时的兴奋,多了一丝离愁。
一年多了,明诚的做饭手艺长进不少,至少很和明楼的胃口。既是过节,两人更是准备了一大桌丰盛的晚餐,开了瓶红酒。
“昔年八月十五夜,曲江池畔杏园边。今年八月十五夜,湓浦沙头水馆前。西北望乡何处是,东南见月几回圆。临风一叹无人会,今夜清光似往年。”
“白云一片去悠悠,青枫浦上不胜愁。谁家今夜扁舟子,何处相思明月楼。”
酒入愁肠愁更愁,微醺的两人站在阳台上望着天边的月亮。
明楼看着身边的少年,芝兰玉树,已非当日初见模样,望着他湖水般的澄澈的眼睛出了神。再意识过来时手已抚上少年的面颊。
借着酒意,将身旁的少年拥入怀中。
“阿诚啊,月亮真美啊。”
“是啊,真美啊。只是比起上海的月,还差一点。”
“比起你的眼睛,也差一点。”

“美人迈兮音尘阙,隔千里兮共明月。临风叹兮将焉歇,川路长兮不可越。”
“月既没兮露欲兮,岁方晏兮无与归。佳期可以还,微霜沾人衣。”
明公馆一如既往,没有明镜的唠叨,没有明台的吵闹。明楼站在阳台望着院子,仿佛看到明镜皱着眉却含着笑抱怨他不让着弟弟,仿佛听到明台念得歪诗,仿佛看到明诚比月亮漂亮的脸庞。
“大哥,夜深了,休息吧。”
明诚把明楼虚幻的梦境打断。
“不急,阿诚,你看今天的月亮,真美啊。”
“是啊,真美啊。”
两人说着月亮却注视着彼此的眼睛。
“今年天气倒比往年冷些,明天要加些衣服。也不知明台适不适应北平的气候,好在锦云跟去了。明天阿香回来看我们,这丫头嫁人以后也稳重了不少……”明诚轻轻拥着明楼,絮絮叨叨,也不知两人谁先入睡。

湖畔旁,树林边。
“中庭地白树栖鸦,冷露无声湿桂花。”
“今夜月明人尽望,不知秋思落谁家。”
明楼的身体大不如前,所幸,一切都结束了,他熬过了最黑暗的那段时光也看到了光。又是一年中秋,他仿佛又置身于明公馆的院子里,一家人在月光下把酒赏月。
然后明诚叫醒了他,递给他一杯温水,他看着明诚比月亮还美的眼睛。
他听到自己说:“阿诚啊,今夜月亮真美啊。”
他听到阿诚回:“是啊,真美啊。”
湖畔旁,树林边,明楼站在月光下,长久的劳动使他本来挺拔的身姿很难再直起来,手里还拿着白天收到的上个月寄来的信。
如今,只剩他一个人了。